碰碰外汇行情解析网专注于外汇黄金原油技术分析以及靠谱外汇平台推荐、正规外汇、黄金、指数、原油开户。请收藏好我们的网址:http://www.pennphone.com 以便下次访问
  • 市场分析:我国外贸成绩单背后的隐忧与风险+百利好环球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潘镜宇

      海关总署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去年外贸逆势增长,2020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32.16万亿元,同比增长1.9%,以美元计价出口同比增加3.6%,进口同比下降1.1%,贸易顺差为5350.3亿美元。同时公布的12月出口以人民币计价同比增长 10.9%,好于预期7.1%,但不及前值14.9%,以美元计价出口同比增长18.1%,不及前值21.1%;12月进口按人民币计价同比为负0.2%,好于前值负0.8%,以美元计价同比增长6.5%,也好于前值4.5%;当月贸易顺差781.7亿美元。

      诚然,在去年疫情冲击全球经贸往来的大环境不良之下,各国闭关封锁阻断了正常贸易往来,经济萧条甚至严重衰退,我国外贸交出全年进出口总额创历史新高的成绩单实属不易。但是在这份喜人的外贸成绩单背后,却存在诸多客观因素的刺激,实际现实仍存在挑战和不足。

      现实之一,我国率先全球复工复产促进外贸增势。全年我国外贸的恢复与全球疫情发展形势密切关联,年初疫情在我国肆虐,叠加传统春节大假期因素,前三个月我国出口负增长惨淡。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国防控效果突出优势显现,我国第二季度开始率先复工复产,但海外面临疫情加重恶化局面,海外供应链暂时断裂,封关封国、经济停滞,对比之下我国稳定加速的制造业恢复是促进外贸增长的重点。

    图1:2020年我国进(蓝)出(红)口年率(以人民币计价)图1:2020年我国进(蓝)出(红)口年率(以人民币计价)

      现实之二,客观疫情环境与需求促进我国外贸。正是由于疫情的特殊环境与需求,以及我国优于全球的复工复产现实,这导致了我国外贸特点有所转变,传统和特性产品对比有差异。首先是防疫相关物资的快速增长,2020年我国出口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医疗器械、药品合计增长了31%,拉动整体出口增长1.9个百分点,而防疫物资占整体外贸的比例也较前两年有所提升。尤其是我国已成为口罩、呼吸机、测温仪、防护服等物资全球最大供应国,但阶段性爆发式增长是特点,受疫情好坏的影响比较明显。其次是因全球疫情的隔离居家生活,“宅生活”的热度升温甚至有成为常态化的可能,而“宅生活”带动了“宅经济”的发展,这也提振了我国相关产品出口。根据海关新闻发言人李文魁介绍,我国出口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家用电器全年合计增长了22.1%,拉动出口增长1.3个百分点,而全年整体“宅经济”产品出口2.51万亿元,增长8.5%。此外,根据我院去年的市场调研与走访企业发现,去年诸多电子类、居家类、园艺类、生活机械类、休闲车等相关行业的外向型企业出口势头良好,加班加点赶制订单是常态。

      现实之三,我国部分传统行业出口受到一定冲击。有好就有坏,疫情也导致了我国传统的外贸商品或行业备受打击。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纺织品成衣行业。尽管去年我国纺织品成衣行业出口增长强势,但主要是得益于疫情需求的纺织用品出口强劲,其在该行业的全年出口占比达到55%,这造成了纺织服装业的出口结构变化。而我国传统的成衣行业出口惨淡,前三季度累计出口仅为978.3亿美元,下降幅度10.3%。再如箱包鞋靴、汽车零配件、钢材、出口等商品同比下降幅度也非常大。此外,去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市场采购出口分别增长了31.1%和25.2%,但新兴的跨境电商对传统实体进出口贸易有影响,由此看疫情特殊环境导致我国出口结构略有变化,这也是导致部分企业或行业陷入风险乃至生存危机的重点。

      此外,透过2020年的全球经贸格局与我国外贸形势向前看,我国外贸依然要理清思路、拓宽视野,同时我国外贸人未来面临的新机遇和挑战风险并举更是重点。

      风险之一,汇率双向波动不确定性较大,外贸行业与企业面临汇率风险增加。回顾2020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宽泛波动先贬后升的特点十分清晰,最终以升值收官。全年在岸人民币汇率开盘与收盘分别为6.9654元与6.5272元,升幅4382点为6.71%,在岸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6.5208-7.1775元,振幅5967点为9.15%。尤其下半年在岸人民币7月1日7.0672元,年底12月31日收盘6.5272元,下半年升值幅度6000点为8.27%。虽然下半年我国外贸走强与订单增加,但升值过快直接导致出口型企业面临较大的汇率升值风险,结汇利润明显下降甚至最终是账面浮亏或产生实际亏损。与此同时,虽然升值相对或有利于进口企业的购汇,但是汇率快速波动也不利于企业的定价百利好环球和报价以及订单需求。毕竟我国外贸行业平均毛利润较主要发达国家还是属于中下水平,劳动密集型的以量取胜仍然是我们的传统优势,品质和利润不足是短板与受制局面。而进入2021年,人民币开局再次异常极端升值,叠加目前海外主要投行等依然看升人民币言论,甚至国内部分机构研究人员依然看升人民币前景,预期助涨人民币被升值、被投机的舆论喧嚣而起,人民币被升值应该引起警示,而未来我国外向型企业承受的汇率风险势必将有增无减。

    图2:2020年至今在岸人民币走势图2:2020年至今在岸人民币走势

      风险之二,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上涨较快,企业制造成本显著上升。2020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较为火爆,尤其主要原材料价格涨势凶猛。虽然原油价格两次暴跌并曾一度跌至负区间,但随后整体逐渐震荡上涨,目前已基本接近暴跌前的水平。除此之外的其他能源、基本金属以及农产品价格的年度上涨突出。由此,诸多国内外贸一体化的企业除面临人民币汇率宽幅波动之外,还面临原材料价格的上升,这导致企业制造成本在攀升,诸多类似企业的财务、销售部门乃至经营者苦不堪言。然而,尽管海外疫情二次爆发,我国也有百利好环球零星地区确诊反弹的情况,但目前全球各国正在批复疫苗生产和开始接种,世界经济的逐步恢复的预期上升,情绪刺激之下的大宗商品或依然有被投机上涨的空间,这将进一步加深我国企业面临的内忧外患不良局面。

      风险之三,我国外贸竞争力或因疫情形势缓解而重回被挑战局面。根据我国海关发布的数据,2020年前10个月,我国进出口、出口、进口国际市场份额分别达12.8%、14.2%、11.5%,均创历史新高,国际市场份额也创历史最好纪录。在此背景之下,是诸多此前与我国分摊市场的别国订单因疫情原因转移回我国的现实。毕竟在新兴市场国家中,我国的科技、医疗以及生产能力属于上游水平,这是我国的一大优势。然而,如果未来疫情逐渐舒缓,全球经济重回常态,那么其它新兴市场国家相较我国更廉价的劳动力与建厂成本优势将重新显现,这或是我国企业面临订单被再转移回其它国家的风险。